• 厦门在自杀2-保卫厦门“遇见厦门群”和“80后群”的朋友看到后一定要转载 - [文字欲]

    2007/04/18

      “厦门危险,PX项目必须紧急叫停,并进行迁址!”
      两会期间,105个政协委员齐声呼吁,联名签署了

    “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议案”,成为今年政协的头号重点议案。

    如果你是厦门人,或者你住在厦门,你去过厦门,喜欢厦门。
    或者仅仅只是喜欢我的BLOG,常来看我的BLOG,那么请一起关注吧。

     面对事态的严重性 我要继续转载 鼓励大家加入转载行列。只为了一个美丽的城市。

    1、首先,你不要怕,议论全国政协的头号提案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2、如果你有BLOG,上论坛,请转载这篇新闻
    《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转载国内合法发行的报纸上的新闻也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3、如果还是害怕,就在近期之内多跟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议论这件事——他们说不定全不知情。
    4、如果你还是怕,那就告诉最好的朋友及家人。
    5、如果你不怕,还应该告诉漳州、泉州的朋友,他们一样处于危险之中。
    6、说清楚下面几句话就可以了:
    7、这是105位全国政协委员反对的化工项目,他们中包括了最权威的专家。
    8、PX项目至少应该离城市一百公里才安全。
    9、厦门人至今被剥夺了PX项目的知情权,这反证了它是违反民意的。
    10、它将使厦门经济倒退,物业贬值、游客减少;而且厦门人还将由此落下软弱与愚蠢的名声。
    11、你得癌症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12、不需要你有太勇敢的举动,只要你让你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以后,厦门之死你就没有责任了

    再转:新闻正文:

     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屈丽丽 2007-3-19 21:58:43
      
      “厦门危险,PX项目必须紧急叫停,并进行迁址!”
      两会期间,105个政协委员齐声呼吁,联名签署了“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议案”,成为今年政协的头号重点议案。

    “紧急议案”直指百亿化工项目

      2006年3月13日,两会议程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记者找到了本议案牵头人、政协委员赵玉芬女士。
      “因为牵涉到重大的环保问题。”没等记者过多询问,赵玉芬委员就脱口而出。
      而她所说的PX项目,指的是2006年厦门市引进的总投资额达108亿元的腾龙芒烃(厦门)有限公司的一个化工项目。
      “该项目建成后,腾龙芒烃有望成为中国最大的PX生产企业,并为厦门市增加800亿元的工业产值,但危险性却极高。” 有着浓厚化工背景的赵玉芬委员极其恳切地向记者解释。
      “说PX你可能不清楚,但是2005年11月吉林双苯厂爆炸事件你一定记忆犹新,PX就是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畸率。而PX项目就位于人群密集的厦门海沧区。”
      的确,从赵玉芬在提交议案时所附的“海沧PX项目地理位置图”来看,该项目中心地区距离厦门市中心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鼓浪屿均只有7公里,距离拥有5000名学生(大部分为寄宿生)的厦门外国语学校和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仅4公里。
      不仅如此,项目5公里半径范围内的海沧区人口超过10万,居民区与厂区最近处不足1.5公里。而10公里半径范围内,覆盖了大部分九龙江河口区,整个厦门西海域及厦门本岛的1/5 。而项目的专用码头,就在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的珍惜物种包括中华白海豚、白鹭、文昌鱼。
      赵玉芬委员还告诉记者,目前厦门本岛的出口道路只有两条,一是位于本岛西北连接集美区的厦门大桥,另一则是位于本岛西南连接海沧区的海沧大桥。海沧PX 项目一旦发生极端事故,或者是危及该项目安全的自然灾害,如台风、地震、海啸,乃至恐怖威胁,厦门本岛的上百万居民,不知要花多少时间从四车道的厦门大桥撤离?
      “联苯厂存在特别重大的安全性隐患,是不能靠近城市的,至少要建立在100公里以外,城市才能算安全。”赵玉芬说。
      “可是,要是有很好的环保措施,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记者拿出2006年12月9日发表在新华网福建频道上的一篇文章《厦门海沧PX项目投资近5亿 高标准保护环境》问。
      “再好的环保措施,安全性也仍存在隐患,对此,我们根本不能用爆炸或泄露的可能性来衡量,因为一旦发生危机,后果不堪想象,损失不是多少个亿的GDP能弥补的。”
      据了解,众多委员之所以如此紧急地提议案,是因为PX项目去年2006年10月才刚刚批下来,企业还处于建厂房的时期,根本没有投产,这时候搬迁对企业的损失不会很大。

    环评司暂缓批准新项目

      2007年3月14日上午9:00,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司长祝兴祥在潘岳副局长的授意下召见了提案代表。
      与环保总局的沟通任务落在了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沈士团委员与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院士田中群委员身上。
       然而,对这一问题表示了莫大认同和理解的祝兴祥也似乎无能为力,因为一个根本的问题是,项目投产是国家发改委批的,国家环保总局在项目“迁址”问题上根本没有权力。
      “针对该单个项目的环评早已通过。环保总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就是对厦门市绝不再批新的化工项目。”来自环评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现在厦门市海沧区还在陆续申请新的环评项目,我们都压下来了,也就是说,环保总局已经开始对厦门市的环评实施区域‘连坐’。”
      的确,经过记者后续的调查,发现厦门市海沧区正在进行的带有同样危险性的化工项目并不止PX一个,还有年产270万吨的对苯二甲酸生产线,以及年产80 万吨的聚酯化纤的生产,厦门市的最终目的是要形成一条石化产业链,由此打造厦门海沧“石化重镇”的概念,而要实现这一“石化重镇”,肯定还需要上马一大批新项目。
      “这正是我们的担心所在,很多项目单个考虑时似乎都符合环保标准,有的甚至达到了先进水平,但从区域环境容量或区域规划角度评估,多个项目放在一起的集合影响就有问题。而这个问题,恰恰是近年来突发性环境污染事故激增的根本原因。”赵玉芬说。
      “对此,不只是赵玉芬委员,国家环保总局也早有意识,潘岳副局长就曾指出,我国化工石化行业存在严重布局性环境风险。可是,这些问题涉及到环境规划与区域布局,恐怕不是国家环保总局一己之力能够解决,政协委员们这次是找错主儿了。”环评司的内部人士说。

    谁该承担环保重责

      虽然政协委员们与环保总局的沟通没有太多的进展,但是所幸议案已经进入政协的重点关注范围,来自政协的消息说,政协将在会后对此案进行重点跟踪,有可能很快派人调研。
       “要解决就要先解决政府的核心工作任务问题,环保是很重要,只有把考核与责任加上去,地方政府对环保问题的关注力度才会提高。”一位政协委员评价说。
      他同时还告诉记者,厦门市海沧区是1989年成为开发区的,开发区最早的确进行了规划,还确立了隔离带,但由于引资不顺利,开发区的土地闲置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厦门市发展旅游经济,就开始引进高档住宅区,包括别墅,全国各地的人去那里买房子。
      “你不知道,这些住宅,连同一些被引进的高校,就建在当初规划的缓冲隔离带上。”
      事实上,早在去年,国家环保总局政策法规室的陈赛博士就告诉记者,国家正在着力准备修改《环境保护法》,将环保法的责任主体由过去重在企业、个人调整为地方政府,只有这样,地方政府才能真正担负起环保的重责。只是,《环境保护法》的修改问题直接牵涉到对地方政府的考核,进展不会太快。
      “迁址”拷问能否产生实际的效果?本报将继续追踪。

     最后附上:连岳的评论:

     公共不会有安全
    连岳
        厦门岛上的百万人口,经常读读当地媒体的话,可能对投资上百亿,号称投产后年产值达到800亿的PX项目相当熟悉。它上了福建省省长黄小晶的政府工作报 告;在厦门市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上,2007年1月14发布了一篇题为《向总书记报告》的文章,也有这个喜讯“2006年11月17日,厦门有史以来投资 最大的工业项目——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PX项目和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PTA二期项目正式动工,意味着一个世界级的‘石化巨人’崛起海峡西岸,它将使 福建石化产业两大重点中的聚酯化工形成中下游完美垂直整合”。
        一个容易开心的小市民,看多了这些资讯以后,再去看《圣经·创世纪》,就会觉得上帝在六天之内有点偷懒,干的活不够,造出来的世界总是少了点什么——嗯,伊甸园里没有生产PX的化工厂,亚当夏娃怎么能够幸福快乐呢?
        而另一些小心眼的市民总是在传谣信谣,说只要风稍稍大一点,海沧那些已经投产的化工厂就在排放一些闻起来味道古怪的气体;他们甚至还把厦门的空气质量几年 内由全国第十沦落为2006年福建省九地市倒数第三的原因归结于此。当地媒体给出的标准答案是由于汽车数量的增加,所以空气质量就差了——看来全国只有厦 门人买车。
        喜讯与谣言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以致于它们看起来都像是假的。还好,我们有了第三种说法,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赵玉芬牵头提案停止厦门的PX项目,因为它构成了重大的公共安全隐患,共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被称为今年政协的头号重点议案。
        “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的PX,原本应该远离城市100公里生产才能确保安全的,它的生产地点却是“该项目中心地区距离厦门市中心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鼓浪屿均只有7公里,距离拥有5000名学生(大部分为寄宿生)的厦门外国语学校和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仅4公里。……项目5公里半径范围内的海沧区人 口超过10万,居民区与厂区最近处不足1.5公里。而10公里半径范围内,覆盖了大部分九龙江河口区,整个厦门西海域及厦门本岛的1/5 。而项目的专用码头,就在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的珍惜物种包括中华白海豚、白鹭、文昌鱼。”(据3月19日《中国经营报》)
        考虑到厦门岛出岛通道有限,一旦PX厂发生意外,后果近乎屠城。虽然剧毒化学品不会有“让领导先走”的臣民素养,倒是会一视同仁地将大家干掉,可这也不是多么让人感到宽慰的事情吧?
        可惜的是,叫停PX项目即使成了政协第一提案,其庄重程度已经足够,按说不是那种当然不予理睬的平头百姓的上访和“闹事”,对这个对公共安全造成潜在巨大 危胁的项目,重新评估,允许切身利益相关的百万市民(甚至是闽南三角地区的民众)参与讨论、发表看法,应该是当务之急吧?可是赵玉芬的提案在本地媒体上绝 无踪影,对于多数只靠本地媒体获取资讯的市民来说,他们没有听到警讯,从而可能彻底放弃自己未来的安全。PX项目看来会如期完工(也许会加紧赶工吧),而 赵玉芬的努力将徒劳无功。
        这整个事件几乎可以视为一个当代寓言,只要有短期的GDP进帐,公共安全完全和长远利益全部可以牺牲,就算有幸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发出反对声音,公共安全依 然是要继续牺牲的,可想而知,全国范围内那些无法听到反对声音的危险项目会有多少,我们全部生活在公共不安全的公共空间里。

    南方都市报专栏

     全国政协委员算老几?
    连岳
        人对事件的关心程度与距离成反比,非洲的人道灾难不容易得到普通中国人的关心,而厦门的环境破坏,知情的厦门人固然如丧考妣,可对于广州人来说,就是不值 一提的琐事——反之亦然。在正常的执政环境下,当地人对当地事务通畅且无所顾忌地发表自己的观点,才是最有价值的,也是防止地方官员褪化成割据诸侯的最有 效办法。
        不过,无论什么时空下的官员,对权力就像女人对乳房的追求一样,总是希望越大越好,所以最有效的自下而上的“当地监督与批评”,官员们也相应地很是敏感, 最不惜力地扼杀这种制衡力量。去年重庆彭水诗案就是最好的例证,手机短信诈骗的罪犯公安机关办法不多,可是发发打油诗的秦中飞却马上被擒拿归案,牵连的四 十多人也一个没跑掉。
        搞了个现代文字狱的彭水县委书记蓝庆华,最终的处理是平调至重庆市统计局副局长,“重庆市市长王鸿举就此作出解释,考虑到蓝庆华的工作能力,不能让他没有 工作,也应该安排工作。而重庆常务副市长黄奇帆也表示,这是一次平调,均为副厅级,但比起原职县委书记的权力来说,小了很多,其中已经有了处分的意思。” 黄副市长对实际权力的解释很真实,统计局副局长想搞文字狱能耐就不够了。根据以往的旧闻,副局能做的狠事,往往是买凶拍局长——这些凶案估计重庆市的统计 局局长也是知道的。
        所以我承认它是处分,不过是相当轻微的。这说明做出处分的人根本不认为蓝庆华的文字狱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让自己辖区内的子民不得乱说乱动,本来就被一部分官员视为威严与效率的保障,不仅仅是蓝庆华一个书记的“工作能力”得依靠这颗精神原子弹的威慑力。
        抱歉让你听了这桩旧事,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当地人说当地事”的监督模式成活的可能性不大,个别人实施起来的成本也很高,选择沉默是人之常情。这也是人们 对每年的两会的期待值很高的原因,那些各地去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少有些人会把当地的丑事带到两会上议论,这相当于全国民意代表的质询,对地方官员形 成“自上而下”的监督。
        比如这次全国政协会议头号重点提案:化学家赵玉芬委员牵头递交了叫停对厦门环境造成巨大危害的PX项目的提案,得到包括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沈士团委员 与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院士田中群委员等105位委员的联署。这就使厦门的环境保护(包括全国同类的问题)浮出了沉默的水面,相关责任官员在回应这个提案 的过程当中,就得到了监督,甚至可以挽回那种毁灭一座城市的错误决定。
        但是,如果只是糊弄一下这些全国政协委员的热忱,那么,“自上而上”的监督模式也可以宣布病危。这次“叫停厦门PX提案”,只有国家环保总局正面回应了一 下,他们虽然难辞其咎,可是耸耸肩说,责任在国家发改委;被点名的国家发改委,至今没有任何回应;事件的风暴中心,厦门市,据我观察从两会以来至这篇文章 写成的当下,所有当地媒体,以及当地所有网上论坛,都没有任何有关PX的新闻,赵玉芬、田中群对厦门市民来说,以前、现在及将来都是完全陌生的人名——这 要么说明厦门人全是文盲,要么就是最近蓝庆华书记来厦门玩了。
        这105位全国政协委员会得到什么伪装成民意的回复,就可想而知了。在某些地方官员的眼中,全国政协委员算老几?你们可以在北京过过嘴瘾,想让批评落到我的领地?门都没有。
        也许在明年的两会上,政协委员们的当务之急是提案建议尊重委员的质询权?
    分享到:

    评论

  • 顶!!!!! 去我的博客看看吧 我在那做了个反厦门px的小联盟 欢迎光临 还请原谅我文章里的粗话~
  • 厦门的水质不好 这是我这次厦门之行的最大感受 其它的都很不错。讓人留恋
  • 何X峰疯了!!!
  • 赵玉芬院士是我们化院的,我偶像呢
  • 每样事情都有两面性的,无论政府做了何种决定,都要对人民负责的。
    回复dinga说:
    只能气愤!! 今天晚上的一个厦门创意达人的聚会很感动。发现,现在厦门的年轻人已经做出各种各样的形式来作出动作 给他们点压力看看。
    仅我们所能的最新力量把.毕竟人民不是傻子!
    2007-04-20 22:03:06
  • 不仅是厦门,作为同时期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社会同样存在着诸多类似的问题~~~
    回复AlbertMilan说:
    无奈
    2007-04-20 21:59:35
  • 是的

    我也非常反对PX的项目

    那些当官的在位几年

    拿了点经济上所谓的“政绩”

    但是老百姓却要为他们的利益熏心要背负这么大的代价

    实在是过分!
  • 由于文章很长,建议你在最开头写个简单的介绍大概是什么事情。一开始就写要大家不要害怕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什么事,还是先写一两句介绍发生了什么比较好喔:)
  • 推荐到Blogbus的群组NatureHeart置顶!http://groups.blogbus.com/NatureHeart.html



    回复kissdolphin忆瀞说:
    谢谢
    2007-04-19 12:44:42
  • 投资人是谁。你知道么。

    公共安全只能被小心的周全。政治因素才是关键。没有人敢拿公共安全开玩笑。且不说后果无法承担。骂名已经让人难以背负。只是台湾要不要。不要的话。软弱和愚蠢的是全中国人。要的话如何选择。

    你知道么?我不知道。
  • 真的假的?!